<progress id="bbjpj"><dl id="bbjpj"><dl id="bbjpj"></dl></dl></progress>
<cite id="bbjpj"></cite><cite id="bbjpj"></cite>
<var id="bbjpj"></var>
<var id="bbjpj"></var>
<cite id="bbjpj"></cite><cite id="bbjpj"></cite>
<cite id="bbjpj"></cite>
<var id="bbjpj"></var>
<cite id="bbjpj"><span id="bbjpj"><menuitem id="bbjpj"></menuitem></span></cite>
<var id="bbjpj"></var>

債務負擔沉重,靠仿制藥生存,南新制藥IPO也要上科創板?

2019-11-12 18:00:02

作者|花朵財經

花朵財經ID|F-Finance

||

2019年6月26日,湖南南新制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南新制藥”)公布招股說明書,宣布將采用第一套標準,登陸科創板。

從公司控股股東情況看,南新制藥可謂是根正苗紅。截至招股說明書簽署日,公司的股權結構如上圖。本公司的控股股東為湘投控股,該集團持有公司38.10%的股份。同時,湖南省國資委持有湘投控股100.00%的股權,因此湖南省國資委為公司的實際控制人。

公司的營收和歸母凈利潤,最近三年漲勢喜人。

2016-2018年,南新制藥營收分別為2.78億、3.48億和7.01億,同比分別上漲24.82%,101.58%;歸母凈利潤分別為0.15億,0.27億和0.54億,同比分別上漲85.87%和97.15%。

由于自身所處的特殊賽道,營收做的還不錯,而且自己宣稱是在做“創新藥研發、生產和銷售”,所以南新制藥決定采用第一套標準沖刺科創板。

“預計市值不低于人民幣10億元,最近兩年凈利潤均為正且累計凈利潤不低于人民幣5,000萬元,或者預計市值不低于人民幣10億元,最近一年凈利潤為正且營業收入不低于人民幣1億元”。

這套標準,簡單說,是市值10億+凈利潤2年為5000萬+,或者市值10億+凈利潤1年1億。采用這套標準的公司,等于擺明了說,我,不差錢,在不差錢的背后,卻是費用失衡、依賴仿制藥、巨額債務的三個大坑。

01

銷售費用激增,研發費用比例低

從三費支出和研發費用支出看,總額是逐年攀升的。

其中成長較快的就是研發費用和銷售費用。

2016年產生銷售費用5454萬,2018年則為41799;

2016年產生研發費用786萬而到了2018年則為4151萬。

對于研發費用的成長主要是因為測試與臨床試驗費的增加。

而作為費用占比最高的銷售費用的成長,主要是因為學術教育費的大幅成長。2016至2018年,公司學術教育費分別為3253萬、10177萬和38204萬,增加學術教育費主要的目的是介紹藥效、宣傳治療方案、獲得市場信任。

2017年后,由于發審委注重商業賄賂的審核,對于藥代橫行的醫藥行業來說,是一個重大的IPO壁壘。當年,有不少制藥類、醫藥銷售類企業在IPO過程中,被發審委問詢是否涉及商業賄賂。

在醫藥行業中,這,似乎成了一種不成文的潛規則。經過治理之后,見不得光的推銷部分被部分“陽光化”。于是乎,銷售費用中的學術推廣費用,就成為一種夜壺式的存在。

從與同行業可比上市公司的對比看,公司的銷售費用率高于行業平均水平,而且費用增速奇快。銷售費用率已經從2016年和2017年的不及平均值變成了2018年的超越平均值。

從管理費用看,由于公司近兩年營收成長明顯,導致管理費用率回落,但到了2018年仍然高于同行業可比企業的平均水平。

銷售費用率和管理費用率高于行業平均水平,研發費用率低于行業平均水平,這難道是一家“研制創新藥”企業,應該有的表現?

02

名不副實的“創新”

如果說費用比例的變化,還只是過去公司營收表現的一種客觀反映。

接下來關于“創新”的討論,則會切切實實的打在南新制藥的臉上。

公司的研發分為創新藥和改良新藥兩部分,其中帕拉米韋氯化鈉注射液已經到了上市階段,而剩下的五個研發項目最快的一個也還在一期階段。

可預計的未來,公司還是要依靠仿制藥才能盈利的。

從公司目前的主營業務看,其主要營收大都來自仿制藥。

公司主營營業收入中仿制藥占比太高。

南新制藥雖然很在意突出自己創新藥研發的特性,但是不難發現,從目前上市的產品看,仿制藥占比是更大的。

其中辛伐他汀分散片的占比就逼近40%。

2018年企業的營業收入為70052萬,其中來自仿制藥的份額就有52398萬,占營業收入比為74%。

而公司大部分的創新藥都還在研發階段,帕拉米韋氯化鈉注射液是目前公司唯一上市的創新藥,其所創造的營業收入還較為有限。

公司有“仿制藥”路徑依賴。

造成這種結果的原因很簡單,就是仿制永遠比創新成本要低。

賺夠快錢,很難沉下心做冷板凳搞研發。

03

公司未彌補虧損令人側目

本文開始之時,我們曾經提過。公司采用第一套標準上市的原因,是凈利潤和營收上漲較快。

正常來說,我們應該看到的,是一家主營業務堅挺,毛利率高且護城河堅實的擬上市公司。

但,自己翻看本案的財報,我們發現這一切都建立在一盤散沙之上。

問題,出在本案的未彌補利潤上。

根據公司披露,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的未分配利潤為-7385萬。

而我們發現,在2016年和2017年公司的未分配利潤分別為-25953萬和-12738萬。

雖然呈現出遞減的趨勢,但是如果報告所示,2018年累計未彌補虧損仍有-7385萬。

根據公司給出的解釋,造成未彌補虧損的原因是早期公司規模較小,部分產成品處于研發階段,公司固定資產投入較大,其收入難以在短期內覆蓋成本費,因此形成了累計未彌補虧損。

為了能夠達到上市標準,本案,采用了一種簡單粗暴的方式,來彌補掉“未彌補虧損”——漲價!

2018年營收成長的主要原因并非是市場占有率的擴大,而是源自于藥品漲價。

通過上表可以發現,從2016年至2018年公司產品的價格都出現了大幅的上漲,其中漲幅最小的是頭孢克洛膠囊,其區間漲幅也在100%以上,其余產品的漲幅較頭孢克洛膠囊更大。

針對此問題,上交所要求南新制藥說明:帶量采購政策對發行人生產經營的具體影響,未來是否可能出現中標價接近或低于發行人生產成本的情形,發行人是否存在業績大幅下滑的風險。對此,南新制藥方面在回復函中坦言,公司頭孢呋辛酯分散片屬于已被納入帶量采購目錄的品種,在試點地區產品價格預期將會大幅下調。同時,公司也表示,隨著帶量采購試點方案的持續推進,公司現有仿制藥辛伐他汀分散片與頭孢克洛膠囊兩個品種均可能出現因納入帶量采購目錄而導致藥品價格下降的可能。因此在依靠產品漲價提高利潤的背景之下,一旦產品回落那么對公司業績必然產生影響。

翻譯過來:

上交所問:你們靠漲價來賺錢,能持續么?將來醫藥行業“帶量采購”,價格下跌是趨勢,你們怎么辦?

南新制藥回答:臣妾做不到一直漲價啊,降價才是有“可能”的。

一個還未上市,就背負7385萬財務大雷的擬上市公司,究竟能在IPO之路上走多遠?我們拭目以待吧。


聚聚玩 http://www.7ucom.cc/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5-2020 南陵資訊網版權所有
澳洲幸运10赛车微信群